天天中文網 > 高齡巨星 > 第一六三章: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轉賬,終!

第一六三章: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轉賬,終!

    《漠北》的最后一場和前面的不一樣,除了場景由外景為主轉入內景之外,演員上也不再是小場面了。
  
      今天一天的放假,一來是讓劇組連續幾天拍攝緩口氣。二來呢,也就是為了這最后一場做準備了。
  
      晚上六點多,李世信和攝制組來到了最后一場的拍攝場地——臨夏古城拍攝基地。
  
      為了方便古裝戲劇組的拍攝,臨夏大漠影視城特地在12年斥資六個億,建造了這么一個大型實景拍攝區。
  
      平時對劇組出租,但同時也是臨夏市目前一個比較重要的旅游景區。和瓊亞千古情,西京時空類似的這么一個地方。
  
      李世信等人到達的時候,正是晚飯后。
  
      臨夏市和斗手短視頻聯合舉辦的文化節馬上就要舉辦,游客不少。
  
      劇組的車在基地里七穿八穿,才到了地方。
  
      提前一步過來聯系群演的張碩和攝影等工作人員已經就位。
  
      見準備工作都已經停當,吳鵬走到了李世信的身邊。
  
      “李老師,這最后一場,您來吧?”
  
      李世信趕緊擺了擺手。
  
      自己的斤兩自己知道,若說是搞劇本創作,控制節奏,這個李世信自譽比吳鵬這個剛出茅廬的新人導演強多了。
  
      但是落實到技術性的東西,比如鏡頭的運用,以及畫面的切換這些細節性的東西,李世信不成。
  
      沒有這個經驗。
  
      老話說知止有定,自重則威。自己能力范圍之內的事情李世信當仁不讓,能力之外的事情,他不沾。
  
      在吳鵬的再三邀請下,李世信也沒真正的坐在監視器后面,只是在吳鵬的位置邊上站定。并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你你是導演,我來,就是看熱鬧。
  
      對于李世信的尊重,吳鵬心里挺舒服。
  
      進了一番現場調度,待這一場唯一一個主演張碩化完妝就位之后,吳鵬帶著即將殺青的激動,宣布開拍;
  
      荒無人煙的西洲城前,不知走了多遠,幾乎耗光了所有的力氣和意志的盧十四,拖著沉重的軍餉袋行尸走肉般的前行。
  
      因為軍餉的重量,他的雙腳深深的陷在黃沙之中。
  
      終于,他支撐不住,用盡了最后一絲力氣,撲到在了黃沙之中。
  
      力氣用光了,意志卻還在。
  
      他伸出滿是血痕的雙手繼續爬行著,活像一只被人痛打了一頓的流浪狗。
  
      但此時的盧十四,卻因為心中重新燃起的使命,變回了一個有尊嚴的人!
  
      他爬過沙丘,走過戈壁,搖搖晃晃,恍惚中回響起他和郭元正的對話……
  
      “這錢,是龜茲城送往西洲城的軍費!軍令如山,分文不得有失!”
  
      “這些錢上鑄著大唐建中四個字,就是為了告訴這里的人,這里仍然是大唐!”
  
      “哪怕多買一車糧草,一把刀,一支箭,就能多讓一個敵人記住:這個地方,是我大唐的!有多少商人和百姓,為了給我們賣糧草,被敵軍抓住掉了腦袋…他們認的是這些錢嗎?他們認的,是鑄在錢上的兩個字——大唐!”
  
      盧十四的耳邊,郭元正的聲音震耳發聵。
  
      仿佛一個心愿未了殘魂,仍然陪著盧十四,走著這段未完的押送旅程。
  
      遠遠地,盧十四終于看到城墻。
  
      在看到城頭的大唐軍旗那一刻,盧十四笑了,隨即一頭倒下。
  
      再睜開眼時,他躺在破敗的軍帳中。
  
      一位將軍模樣的人向他走來,周圍白發蒼蒼的老兵躬身讓出一條道。
  
      他看向眼前滿頭白發的將軍——將軍的臉上溝壑縱橫如刀砍斧削一般。
  
      盧十四沒有接過將軍手中的水,掙扎著,站直行了一個軍禮。
  
      他把轉賬文書和郭元正的腰牌交給將軍,虛弱中,用盡全力說道:大唐武威軍玄戈營第九騎兵隊全體報到,軍費……
  
      送達!
  
      盧十四又想到了什么,掏出那枚從開篇就一直藏在身上的銅錢,交到了將軍手中。
  
      然后釋然的笑了,他重復著郭元正的囑托:分文,不差。
  
      白發蒼蒼的將軍端起了這枚銅錢,他的手心微微顫抖著。
  
      雖然他不知道這一路發生了什么,但是他能想到,這一筆分文不差送達的軍費背后,肯定有著難以言喻的犧牲。
  
      盧十四掙扎著起了身,他走出營帳看到了那些和郭元正一樣,白發蒼蒼的老兵。
  
      老兵們紛紛脫下頭盔,也在注視著他。
  
      從彼此的眼神中,他們都看到了尊敬和認同。
  
      盧十四終于如愿了,他牽著一匹西洲城老兵送的馬,走了。
  
      依舊是孤身一人走在在城外,仰望著頭頂的星空,聽著耳邊黃沙的嗚咽,他低聲吟唱起軍歌:秦時明月漢時關…
  
      此時,他的身后傳來無數年輕人的附和:萬里長征人未還…
  
      盧十四轉身,看到無數風華正茂的唐軍舉著火把行走在星空下,高唱著那首自己來到大漠時唱了一路的大唐軍歌——《從軍行》。
  
      那些紅彤彤的火把映紅了一張張年輕的臉——那臉上天真懵懂,卻是那么的意氣風發。
  
      隊伍中,一名年輕的唐兵經過盧十四身邊時,疑惑的停下了腳步看了過來。
  
      和年輕時的自己對視著,盧十四笑了。
  
      他看著曾經意氣風發的自己,看著曾經意氣風發的袍澤弟兄,義氣昂揚的向前走去。
  
      這群年輕人的背影,漸行漸遠……
  
      …….
  
      半夜,零點點三十分。
  
      守候在手機前的網友們,終于看到了《大唐漠北最后一次轉賬》的最終部分。
  
      當片尾處,那雄赳赳氣昂昂的唐兵,蒙太奇一般出現在手機畫面上之時,網友們淚奔了。
  
      他們知道,沒有什么年輕的唐軍。
  
      那鐵一般的軍隊只是盧十四的幻覺,是一個或許最后也沒辦法將信送達的老兵,對歲月和完成使命的感懷。
  
      廣告片的最后一幕,是漠北浩瀚的星空。
  
      在渺遠的《從軍行》歌聲里,一行字幕浮現在星空之中:
  
      中國人,從未改變對使命的信仰。
  
      我們相信,每一分錢都是一份使命。
  
      雖遠必達,分文不差——中國銀聯。
  
      在視頻發送之后僅僅五分多鐘,視頻的評論區里就滾起了兩千多條評論!
  
      “向使命致敬!”
  
      “從頭跟到尾,給了我無比的震撼!作為一名扶貧戰線最普通的辦事員,我深深的認同這部短片的精神內核!我們從未忘記過自己的使命!”
  
      “感謝中國銀聯!感謝華旗文化!用一部十六分鐘的廣告片給了今年最大的驚喜!”
  
      “雖然不太可能,但是還是希望看到續集!這十六分鐘的片場,太短了。但是回味和余韻卻又太長!”
  
      “中國的電影界越來越娘炮,真的太需要類似《漠北》這樣雄性表達了!
  
      片中出現的有限幾個角色,不論是老兵郭元正,殘兵盧十四,還是行商,和那滿城的白發兵……
  
      甚至就連那個帶著面紗問出‘為何舉目見日不見長安’的女孩兒,都真的太陽剛了!
  
      全篇沒有什么動作戲,但是相比于那些請小鮮肉,請流量明星,從片頭打到片尾的古裝動作戲,他們更有力量!”
  
      滬海,因為下午網上的風波而正處于緊急公關狀態華聯運營部。
  
      劉建新等人看著手機屏幕上,定格在星空中的廣告宣傳字幕,抹了抹眼角。
  
      “同志們,打卡下班,回家。”
  
      在一片沉默之中,劉建新揮了揮手。
  
      “就沖這部廣告片,咱們和華旗這一次的廣告投放合作,算是對了!”
  
      同樣是滬海,華旗總部十七樓,獨自一人端著咖啡,斜倚在辦公桌旁的趙瑾芝輕輕關閉了手機。
  
      看著窗外的茫茫夜色,勾起了嘴角。
  
      “不愧是你。”
  
      蓉店。
  
      身著一身睡衣,窩在被窩中的吳明緊緊的抱著已經睡的四仰八叉的陳鉑詩,哭的是稀里嘩啦。
  
      “世信,好樣的!”
  
      同樣是蓉店。
  
      陳依依和蘇叁叁窩在一個被窩里,哭的像個三歲的孩子。
  
      o(╥﹏╥)o,o(╥﹏╥)o。
  
      “太感人了,實在是太感人了哇!這哪里是什么廣告?拍的太好了呀!”
  
      “嗚嗚嗚、叁叁,快下載下來,明天爺爺奶奶們還要看的。”
  
      “嗚嗚嗚、嗯,已經下載完成了。”
  
      依然是蓉店。
  
      即便是修仙到半夜,仍然精神奕奕的劉峰老爺子看著孫子端在自己面前的手機,舉著拐棍就竄了起來!
  
      “世信,牛p噗……”
  
      “哎呦!爺爺,您假牙砸我眼睛了!”
  
      天城,福祿壽三個老伙伴聚在秦增壽的一百五十平米的豪宅沙發上,捧著手機。
  
      看著屏幕上出現的主創人員名單中,編劇,主演兩欄上李世信的名字,三人齊齊的摘下了老花鏡。
  
      “世信到底是世信!老兄,加油,繼續支棱起來啊!”
  
      “大福哥,你說世信這怎么總拍廣告啊?這能行嗎?”
  
      “有個屁不行的!你看過誰把廣告拍的這么好過?”
  
      “這倒是沒有、”
  
      “那不就結了!”
  
      ……
  
      滴!
  
      收到喝彩值150923點!
  
      拖著一身的疲憊回到民宿中,李世信剛剛躺下,耳邊就響起了系統的提示。
  
      呼、
  
      看著不斷振鈴,屏幕上顯示著“三號義子”的手機,李世信直接按下了關機鍵。
  
      太累了,不想聽沒營養的彩虹屁。
  
      脫下衣服在床上躺好,他打開了系統界面。
  
      調出中午時未完成的技能夢境,選擇了繼續……
  
      呼!
  
      隨著一股巨大的困意,剛剛從滿城白發老兵的情緒中脫離出來的李世信,再一次……
  
      夢回大唐。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