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冥王絕寵之丑妃傾城 > 367 天大的秘密——真正的保命符

367 天大的秘密——真正的保命符

    慧茹的身姿和模樣她是知道的,身材玲瓏有致,聲音也婉轉好聽,其實說到底,還是遺傳自靜玄。
  
      若是拋開靜玄已經剃度的光頭,像如今這樣戴上頭巾的話,根本無人看出她是一個尼姑,身材姣好,五官也精致,而且比在清心庵之前還瘦了一些,皮膚也比在清心庵的時候粗糙了些,但是卻也不難看出,她年輕時應該也是個美人。
  
      “……于是我便聽了他的話,剪掉了滿頭青絲,然后在他的暗中安排下,殺掉了原先清心庵里的那個靜玄,而我,則成了新的靜玄師太……而他,卻取了富貴人家的女兒,仕途一路高升,妻妾成群……”靜玄緩緩訴說著,沉浸在那段悲戚而又痛苦的往事中。
  
      “……他先前還來找過我,后來的一天,他走后的一個多月,我發現自己懷上了慧茹,于是我遮遮掩掩,等到第五個月肚子眼看就要遮不住的時候,我便開始了閉關,只讓最信得過的一名弟子給我送飯,直到平安生下慧茹,然后半夜時分將她放在了清心庵的門口,對外說是撿來的……”靜玄依舊沉浸在回憶當中。
  
      “你生來多疑,只對慧茹一個人好,我怎么不記得你身邊哪里有什么信得過的弟子?”蘇傾城冷笑了一聲問道,靜玄口中的這個弟子,十有八九是被她利用完之后滅口了。
  
      果不其然,在聽到蘇傾城的話之后,靜玄眼神微閃,抬頭對上蘇傾城寒涼的眼,她慌忙擺手“不是我殺的!是那個忘恩負義的男人殺的!她說不殺了那個弟子,終有一天她會將我們的事抖露出去,他已經一路攀爬了那么久,不能婦人之仁而將多年的心血毀于一旦……”
  
      “你跟他,果然是一丘之貉!”蘇傾城冷聲說道,“你也不好好想想,他如此不擇著手段,心狠手辣,你就不怕他利用完你之后再對你下手嗎?”
  
      “只可惜……我明白得太晚了……”靜玄喃喃地低聲說道,“我拿著從慧茹尸體脖子上取下來的信物去找他,我還以為他會看在慧茹是我們兩個共同女兒的份上收留于我,可是他卻……他卻……”
  
      “他卻翻臉不認人,還讓人打斷了你的腿,將你趕了出來。”蘇傾城冷笑了一聲說道,“遇人非淑,你早該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大小姐,貧尼豈止是遇人非淑啊!簡直就是瞎了眼,白白替他做下了那么些年傷天害理的事情,搭上了我一生的幸福!迫害小姐的事情,他也有份!”靜玄冷聲說道,又從袖中掏出另外一沓書信來遞了過去“這是我跟他之間的書信,他不僅讓人打斷了我的腿,還買兇殺我,貧尼這些天東躲西藏,早就受夠了,今天貧尼遇上了小姐,便將這些書信交于小姐吧,貧尼死了也瞑目了!”
  
      看著靜玄的一片赤誠,蘇傾城隨意翻了翻手里的信件,然后冷笑了一聲“我看你并不是想要誠心悔過吧,你是因為知道這些書信藏在你身上非但保護不了你,還會給你帶來災禍,所以想交到我手上,一來,我或許會因為他之前對我的迫害而憤怒,然后讓我爹去找他的麻煩,好順便為你報仇,二來,書信在我這里,將來他再派人追殺你的時候,你便等于多一個保命符……”
  
      她將書信一把丟在桌上,冷聲說道“靜玄師太,多日不見,你這滿心眼的壞水與打算,卻是絲毫不減當初呢!”
  
      被蘇傾城一語道破自己的目的,靜玄的臉上閃過一絲慌亂,她張了張口,剛要解釋什么,卻被蘇傾城打斷了“我會給你銀子,也會將這件事說與我爹知道,但請你也別忘了答應我的事情!”
  
      靜玄臉上一喜,慌忙點點頭“大小姐放心,貧尼一定努力完成大小姐的吩咐!至于那個男人……”
  
      她的臉色一寒“就算小姐不出手,總有一天,他也會得到報應的!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蘇傾城滿意地嗯了一聲,又囑咐道“對韓氏的懲罰和謠言,隨你怎么胡扯著散布,但是有一點,不能連累了相府,明白嗎?”
  
      若不是懷疑韓氏十五年前有可能對娘下手,她倒還真的狠不下心來用如此手段對付韓氏。
  
      聽了蘇傾城的話,靜玄眼神一閃,若是她將心中那個天大的秘密說出來,又怎么可能不連累相府?不僅是相府,怕是就連丞相蘇硯,也不能幸免吧,但是這件事,她現在還不能說,她千般打算,萬般算計,自然得留個后手,這個秘密,才是她真正的保命符!
  
      “行了,沒什么事,你就去吧。”蘇傾城看了素錦一眼,素錦點點頭,從懷里掏出一張銀票遞給了靜玄。
  
      看到那張銀票,靜玄臉上露出貪婪的笑來。
  
      “你要記住了,若是事情辦得好,今后少不了你的好處,但你若是搞砸了差事……”蘇傾城哼哼了兩聲“那就別怪我不念舊情,新賬舊賬一起算了!”
  
      “請大小姐放心,貧尼保證不付大小姐重托!”靜玄信誓旦旦地跟蘇傾城保證。
  
      “嗯。”蘇傾城點了點頭,然后抬步離開了草棚,在素錦的攙扶下上了先前坐的那輛馬車。
  
      靜玄看著蘇傾城的馬車絕塵而去,使勁攥了攥手里的銀票,然后朝著蘇傾城來時的路——郯城內城走去。
  
      馬車上,素錦將坐榻鋪得軟乎乎的,又從一旁的架子上抱過一床錦被“小姐,您方才不是困了嗎?躺下歇息片刻吧。”
  
      蘇傾城搖了搖頭“方才確實困,聽靜玄說了這么些話,反倒是不困了,我總覺得那個靜玄似乎還瞞著咱們什么事情,直覺里,好像還跟相府有關。”
  
      聽了蘇傾城的話,素錦笑了笑,寬慰道“其實小姐也無須掛心,萬般皆有定數,只要相爺平安無事,您平安無事,就算天塌下來又能如何?”
  
      蘇傾城想了想,也轉憂為喜“是啊,沒有什么事情能大過生死了,除了生死以外的事情,便都是小事了。”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