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冥王絕寵之丑妃傾城 > 366 她的生身父親,是誰?

366 她的生身父親,是誰?

    “在這里!”靜玄緊走了兩步上前,然后從懷里掏出一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布包來,將布包展開,里面是厚厚的一沓書信,有些信紙已經發黃,看起來有些年代了。
  
      蘇傾城沒有去接靜玄手里的信,她低頭看了一眼靜玄一瘸一拐的雙腿,疑惑地問道“師太的腿是怎么了?”
  
      靜玄眼神一閃,眼底閃過一絲狠意“是被一個忘恩負義的人給打的!”
  
      “哦?”蘇傾城挑了挑眉梢,伸手從靜玄手里接過了那些信件,大致翻了翻,都是一些韓氏和靜玄之間來往的書信,信中說了讓靜玄如何折磨一塵的方法,當然,也不乏有些威脅的話語。
  
      將手里的書信輕輕放在木桌子上,蘇傾城笑了笑“很好,我信你了,但是你得讓我爹也相信你啊!”
  
      靜玄一愣“請大小姐明示,貧尼不明白大小姐的意思。”
  
      “我的意思嘛……”蘇傾城咧嘴笑了笑,“就跟之前跟你說的那些差不多,你做的越好,我爹就會越信你,你也就越安全。”
  
      靜玄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知道蘇傾城的意思是讓她在郯城里將丞相夫人陷害迫害嫡長女的事情抖露出去,狠狠敗壞一下相府夫人的名聲,只是……
  
      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大小姐,實不相瞞,貧尼這一路從梓州走來,是一路乞討過來的,但若是要散布消息,憑貧尼自己的力量卻是微不足道的,所以……沒有銀子是行不通的……”
  
      而且,不僅如此,她還知道一個丞相夫人天大的秘密,她有把握,只要手里有了銀子,她一定能將想要打擊報復的人拉下水來!
  
      “呵呵……”看著靜玄臉上勢在必得的決心,蘇傾城笑了笑,她當然知道靜玄身上沒有銀子,靜玄的銀子當初都被她假冒賊人給哄騙出來了,就算要剩,應該也所剩無幾了,但是,她身上的銀子,卻也不能白白便宜了靜玄。
  
      想到這里,蘇傾城冷笑了兩聲說道“那韓氏不是給了你許多銀子嗎?而且,據我爹告訴我,這么些年了,幾乎每月他都會讓孫管家去一趟梓州,吃穿用度都捐了不少,師太如今卻跟我說沒有銀子?你以為我會相信?”
  
      “大小姐明鑒!”靜玄慌忙低下頭,“貧尼的確是從梓州乞討過來的……當初世人都以為大小姐已經葬身火海,貧尼心存膽怯,所以便早早地收拾東西逃了出來,但是貧尼相信,大小姐您吉人自有天相,死的那個一定不是您,真相總有一天會大白于天下的!果然天可憐見,貧尼聽說相爺認回了大小姐,所以貧尼才輾轉來到了京城,想見上大小姐一面,好還貧尼一個清白!”
  
      “哦?是這樣嗎?既然死的那個不是我,那又是誰呢?”蘇傾城再次冷笑,這個靜玄,果然擅長顛倒是非,什么話到了她口中都能說得天花亂墜,不過這樣一來倒好了,她都已經可以預見韓氏悲慘的未來了。
  
      聽到蘇傾城提到燒死的那具尸體,靜玄一陣悲從心來,她哽咽著低下了頭“大小姐,死的那個,是慧茹。”
  
      “竟然是慧茹師姐!”蘇傾城裝作吃驚的樣子驚呼道,并未放過靜玄眼中一閃而過的悲痛。
  
      她忽然間對于慧茹的身世好奇了起來,便說“靜玄師太跟慧茹師姐的感情,眾所周知,怪不得師太舍得遠遠逃開清心庵呢,原來是庵中已經沒有了師太掛念的人了。”
  
      蘇傾城說著從木凳上站了起來“我已經決定不追究你之前對我的傷害了,也會告訴爹爹放過你,但是,前提是你要再告訴我一件事……”
  
      靜玄面上一喜,慌忙點頭應下“大小姐請問,只要是貧尼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師太先別答應得這么爽快,還是想好再說吧。”蘇傾城笑著說道,她朝著靜玄身邊走了一步,然后低頭,輕輕在靜玄耳邊說了一句話“我要問的是……慧茹師姐,她的親生父親,是誰?”
  
      聽到蘇傾城的話,靜玄臉色慘白,猛地震驚地抬起頭來,結結巴巴地問道“大……大小姐,貧尼不太明白……大小姐的意思……”
  
      “不明白?”蘇傾城“咯咯”笑了兩聲,“師太,明人不說暗話,我在清心庵呆了那么些年了,你以為我真的像你想得那么傻嗎?還非得等到我說出來,你才肯承認?”
  
      她伸手指了指一旁站著的素錦,又說“這里只有我跟素錦姑姑兩個人,你若是不打算說,也沒關系,我也不會讓素錦姑姑打殺于你,不過我爹那里,我可就做不了主了!”
  
      聽了蘇傾城的話,素錦抬頭看了一眼天色“小姐,時辰不早了,我們該啟程了!”
  
      “嗯。”蘇傾城慢條斯理地嗯了一聲,然后伸了伸懶腰準備離開。
  
      “大小姐,請等一下!”蘇傾城的步子還沒邁出草棚,靜玄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叫住了她。
  
      “師太這是想通了?”蘇傾城緩緩轉過身,卻見靜玄“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然后開始嚎啕大哭起來,哭得悲悲戚戚,好不凄慘!
  
      “慧茹!——我那苦命的孩兒啊!為娘對不起你啊!——”靜玄的聲音雖然有些夸張,但是臉上的悲痛卻是實打實的。
  
      蘇傾城抽了抽眼角“行了,別哭了,你說不說?不說我可要走了?”
  
      “大小姐!貧尼說!貧尼說!”靜玄從地上紅腫著眼睛抬起頭來,看著蘇傾城說了一句話“大小姐,慧茹的親爹是……”
  
      她忽然壓低了聲音說了兩個字,那兩個字一出口,蘇傾城和素錦兩人臉上皆是震驚無比,她們二人凝重地相互對視了一眼之后,蘇傾城對著靜玄擺了擺手“你起來說。”
  
      “多謝大小姐!”靜玄抹著眼淚從地上站起身來,“這件事,還得從十七年前開始說起……那個時候,貧尼還未出家,還是個未出閣的黃花閨女……那天……”
  
      蘇傾城一邊皺著眉頭聽靜玄訴說著往事,一邊暗中打量著靜玄。
  
      。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