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大話全能系統 > 第六章:內涵玄機

第六章:內涵玄機


  “松平公子在山林偶遇林天與邪師,一番激戰后重傷從密林中出來,守門之人乃松平公子之友,為其出氣,于是在城門出手打算擒獲兩人,于是便被邪師擊倒,倒是無傷性命,可是卻重傷。”
  好吧,實情卻是林松平追蹤林天到了山外密林,而且還派手下去襲擊林天搶奪寶物,雖然那只是個黃級的精金,但是身為帝王以及各大家族的族老不至于覬覦,但他們都知道林天手上有一塊精金。
  最后卻是便宜了林松平。
  而就在林松平得手之際,伍昊不知道從何而來。
  并且還重傷了林松平的幾個手下。
  而守門之將自然是受了林松平的委托所以才會在城門攔截了林天兩人。
  這些消息真真假假的在帝都傳播著。
  與此同時,帝都四大家族均得到了想要的消息,而上層之人均得知,妖女夏涵之子林天之師在城門降下天雷。
  妖女夏涵,這可是掩埋在時間長河中的一件秘聞,那已經是十四年前的事情,而且夏涵已經死亡,而墓穴就在城外松林山中。
  同時一個半大的小孩,化為林玉剛之子活了下來。
  外面傳聞此子乃林玉剛在外私生子。
  真實卻不得而知。
  夜半時分。
  一道身影落在林天的院子里。
  “門外的,你已經被我發現了,出來吧,蛤膜。”
  一個大大的哈欠,一度讓門外的林玉剛以為自己聽錯了。
  此時的伍昊完全沒有強者應有的氣勢,活脫脫一個普通人,但偏偏就是這個普通人說發現自己了。
  伍昊表示,不好意思,初來乍到,高手風范什么的完全不存在。
  林玉剛偉岸的身影出現在伍昊眼前。
  “你是誰,半夜來找我干嘛?”
  “吾乃林天之父。”
  “咦,你就是那個對他超不好的老爸,嘖嘖,難以想象,那你來干嘛。”
  生了兒子下來卻不好好對他,你這老爸當的不稱職啊。
  鄙夷的目光掃視林玉剛。
  “并不是我不想對他好,而是其中內有乾坤。”
  “內有乾坤?”
  “此時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
  還能愉快的聊天么?林玉剛停頓片刻。
  “不知小兄弟可曾了解十四年前的妖女禍國?”
  伍昊的年輕讓林玉剛有點驚訝。
  “妖女禍國?沒有。”
  丫的十四年前,伍昊才多少歲?五歲?六歲?丁點大,而且那個時候他還沒穿越,怎么會知道。
  “如此看來,兄臺果真不是我大陵國之人。”
  “是啊,我剛來,你要說就說別磨磨唧唧的。”
  “呵。”
  林玉剛苦笑一聲,沉吟片刻問道。
  “兄臺可入非凡境?”
  “非凡?算是吧,起碼非凡逃不過我一招。”
  “什么?”林玉剛驚恐的看著伍昊,有點難以置信,眼前這個年輕人居然說非凡逃不過他一招。
  若是真的那豈不是說整個帝無人能擋?
  “是啊,有什么問題嗎?”
  “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就罷其中乾坤告訴你。”
  十四年前,妖星天墜,那時林帝還沒登基,當時的他也不過是一個實力比較強大的林家子弟,而林玉剛也還沒當上林族支族的族長。
  那時林家還是一族。
  當年他們還是好朋友。
  妖星天降之后,不知從哪里出來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
  那名女子名叫夏涵,帶著一名剛出世的嬰孩。
  妖女禍國,夏涵長袖善舞,把整個帝都弄的戰火紛飛。
  而他林玉剛與林帝皆迷戀上了夏涵。
  同時四大家族以及當初的皇族風家紛紛因為夏涵拋出的寶物一度引起激戰。
  四大家族死了不少的精英子弟,最后由皇族牽頭,一眾供奉出手,均是不凡境巔峰之人,聯手狙擊夏涵。
  與此同時同樣在追逐夏涵美貌的兩兄弟接連背叛。
  紛紛在夏涵背后出手。
  但盡管如此那一戰,把半個帝都打沒了,數十位巔峰供奉隕落,但結果也是喜人的。
  夏涵隨身攜帶的寶物被瓜分,空間法寶第一次走入了這個偏僻的國度。
  同時他們也知道了這個世界上還有非凡境界,那是在煉體之上,度過筑基,那就是被稱為不凡仙人境界之后的境界,非凡仙人。
  原來夏涵不過是半步非凡,但已經打的他們五家聯軍幾近崩潰。
  但終究不是真正的非凡,得到了夏涵留下的寶物,十四年過去了,恐怕每個家族都有了本質的變化。
  就比如林家,外人不知,但其實大長老早就已經進入了半步非凡。
  所以當伍昊說出能轟殺非凡時,他才驚訝,雖然有所懷疑,但還是把這些說了出來。
  因為現在的他是林天的老師,師者如父。
  “其實我并不是小天之父,而小天也比并不姓林,他其實是夏涵之子,其名夏天。
  夏涵幫助我突破境界,我幫助她照顧夏天。這只是一筆交易,但十多年過去了,你說我不照顧他我可不承認,恐怕以你的實力也看出來了,夏天全身經脈被阻斷,完全無法修行神力功法,一個無法修行之人,若沒有我,恐怕夏天早已不知死在哪里,而且若是沒我,恐怕夏天早已被其他家族分尸了,而此時既然你出現了,那么我也就可以放手了,我勸你還是盡快帶著夏天離開凌峰城,五大家族無一不憎恨夏涵,其中林帝更是由愛生恨,其恨其萬分。一旦泄露半分,恐怕你們想走就難了,言盡于此,告辭。”
  “對了,半個月后,皇族領頭開啟松林山之中的夏涵墓。”
  林玉剛走的很輕松,似乎是一個漫長的任務終于完成了。
  “經脈被阻,無法修行么?”
  “經檢測,的確是這樣,夏天體質特殊,全身經脈無論是奇經抑或正脈都無法貫通,這也就導致了神力無法流轉,儲蓄,換言之這是一個無法修行的體質。”
  “無法修行么?有什么可解等待辦法?”
  伍昊意念一路與系統溝通,卻沒有發現林天,也就是夏天已經站在門外,靜靜地看著他。
  “好貴,現在還買不起,要是日后天命充裕了,一定要給夏天貫通全身經脈。”
  “咦,小天你怎么在這?”
  伍昊準備回去睡覺時,才發心夏天正站在他旁邊。
  “先生。”
  夏天眼角掛著眼淚。
  “你都聽到了?”
  “是的。”
  “要我幫你報仇不!明天我就去把四大家族以及皇族轟一遍。”
  “不,師傅,我要靠自己的力量,從今日起我不再是林天,而是為母復仇的夏天。”
  “靠自己的力量,你可知。”
  “我知道,不過我還有師傅你賜予的刑天鎧甲!”
  “刑天鎧甲,是了,鎧甲并不需要神力,消耗以及晉級消耗的是意能,只要意志強大那么力量將無窮無盡。
  此時的夏天正符合這么一個情況,為了保護母親的墳墓,此時的他戰意高漲。
  意能的總量一度突破上限。
  戰力一度超越了煉體四層。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