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我有一棟居民樓 > 第1章:真男人就要迎男而上

第1章:真男人就要迎男而上


  “請領取您的新手大禮包。”
  周洛看著眼前的金色懸空包裹,一臉的不屑表情。
  大禮包?
  系統嗎?
  呵呵。
  作為一個靠拆遷款買了一棟樓的全職包租公,需要靠這玩意發家致富嗎?
  就算是給系統打工,也一樣不行!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只能靠收收租,懟懟人,勾搭勾搭女房客,欺負欺負小學僧,勉強維持生活的樣子。
  在【領取】和【放棄】的選項中,周洛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放棄。
  “去吧,皮皮蝦!”
  手指在【放棄】選項位置,輕輕一點。
  “哎呀!”
  “手滑了……”
  完了完了!
  這次要成為系統的打工仔了,怎么辦,怎么辦啊?
  “領取失敗,新手大禮包已失效。”
  呼……
  周洛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老天開眼,總算是不用成為系統的打工仔了。
  “耶!”
  周洛小小的歡呼了一聲。
  “新手大禮包自動刷新,系統自動綁定中……”
  “我我我……我靠,還來啊!”
  剛剛灰暗下去的金色懸空包裹,再次恢復光澤,化作一道金光,直接射向周洛。
  片刻后。
  周洛臉上寫滿了蛋蛋的憂傷。
  “哎,不帶這樣耍流氓的,人家不愿意,你們就硬上啊!”
  “就不能發發慈悲,去幫幫那些有需要的人?”
  周洛感覺心好累……
  明明只想無憂無慮的做個包租公,偏偏要讓我成為下一個轟動世界的男人。
  好煩啊!
  “滴滴……”
  “新手大禮包刷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處女果一枚。”
  腦海中再度響起一道聲音。
  一個普普通通的紅色果實,突兀的出現在了周洛的手中。
  紅色,圓溜溜的,橢圓狀。
  大小比草莓小,比葡萄略大一些。
  “處你妹啊。”
  周洛掃了一眼手里的紅果子,沒好氣的說道:“你哪個山疙瘩里出來的啊,連小西紅柿都沒見過?”
  這一句,系統沒有回答。
  而是冷冰冰的傳來了幾個數字。
  “三……”
  “二……”
  “一……”
  “處女果自動食用中……”
  周洛嘴巴不受控制的張開,紅色果子自動飛向他的口中。
  入口即化。
  “靠靠靠!”
  “你過分了哈,又硬上我……”
  周洛就像是被凌辱了的少婦一般,面色一片凄凄慘慘。
  “食用處女果一枚,獲得強力粘貼功能。
  等級:1級
  經驗值:50/100
  作用:可粘貼世間一切事物。
  限制:僅對與粘貼功能同等級、及以下等級的事物有效。”
  眼前的字幕上,一行行小字浮現而出。
  “粘貼功能?”周洛一臉不情愿,他頗為嫌棄地說道:“請把馬云云的銀行卡余額,粘貼到我卡上。”
  這個世界的世界首富,叫馬云云。
  “抱歉,權限過高,當前等級無法完成該任務。”
  周洛整個人變得更加失望,面色頹然:“那我要這粘貼功能,何用?”
  “可粘鞋,粘紙,粘氣球……”
  周洛一臉懵逼。
  “沾鞋?What?”
  是要我出去修皮鞋嗎?
  我特么是包租公啊!
  系統,我丟雷老母……
  周洛罵了好久,系統都沒有反應,就像是突然沒電了一樣。
  “麻蛋!”
  “一個沒啥卵用的渣渣功能。”
  “算了,就當吃了個小西紅柿吧。”
  事已至此。
  周洛也只能這般安慰自己。
  “你打電話我不接,你打他有啥用啊!你打他有啥用啊……”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
  周洛看了一眼墻上的掛表。
  都九點鐘了,誰特么這么晚打電話啊?
  “誰啊?”
  他怨氣十足的接通電話。
  “我,董立,啊……啊……啊……”
  當聽到第一個字兒的時候,周洛就已然知道是哪頭豬了。
  正是他從小光屁股玩到大的那頭。
  他,身高一米八,體重兩百六,掉下來能壓的一頭老母豬喘不過氣來。
  長相倒還算清秀,如果滿分10分,應該也能打個6、7分左右,但身材卻著實不敢恭維。
  這胖子月入上萬,靠送快遞為生,但縱使每天跑斷腿,也沒見這家伙瘦個一丁半點兒。
  “啊你妹呀,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周洛沒好氣的說道。
  從一個女房客眼中高高在上的包租公大人,一下子淪為別人手下的小小打工仔。
  這落差!
  換誰,心情能好了?
  “洛哥,你快來救救我吧。”電話里,胖子聲音委屈巴巴的:“我送快遞被人鎖家里了,她非要強迫我親她,不親就不放我走啊!”
  “她眼睛幾千度啊?”周洛脫口而出。
  “洛哥,蘿卜青菜各有所愛,你別小瞧人啊。”胖子不滿的嘟囔著。
  “愛你,你就從了唄。”
  “她是喜歡我,可我不喜歡她啊。”胖子語氣傲嬌道:“她是有錢有車有房,但本少爺依舊是她得不到的男神。”
  “不喜歡?那你給他老婆打電話啊,跟我說有什么用。”周洛繼續道。
  “我這不是不知道她老婆電話……”
  反駁的話說到一半,胖子猛的反應過來。
  啥?
  她老婆?
  “洛哥,你這是在侮辱我啊!”
  “沒有。”周洛語氣平靜,內心毫無波瀾:“相反,我覺得你是個真男人。”
  “廢話,我特么又不是gay,當然是真男人了。”胖子聲音格外堅定。
  “真男人,就要迎男而上。”
  周洛淡淡開口。
  胖子:“我……”
  這一次,董立徹底繳械投降了,這個茬兒,沒法接啊……
  “好吧,不吹牛逼了。”電話那頭,董立也不裝腔作勢了,變得正常起來:“說正經的,洛哥,今天我看到你前女友了。”
  “前女友?”
  周洛起初驚訝了一下,隨后,說話的語氣就變得不屑起來。
  “我特么單身23年了,哪來的前女友?你上淘寶給我買的?”
  “洛哥,你忘了你上幼兒園時候的林溪小美女了嗎?”董立提醒了一句。
  “上幼兒園時候的?”
  周洛心中一萬個mmp。
  媽呀,我這么早就戀愛了嗎?
  “你當時臭不要臉的親了人家,還被老師罰站,最后全校都知道了。”
  電話那頭,董立津津有味的講述著,時不時還咂吧幾下嘴唇,仿佛回味無窮。
  周洛突然愣了一下,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不過下一刻。
  他的表情便再度恢復如常。
  打了個哈欠。
  周洛聲音變得慵懶起來:“啊,好困呀,對了,你剛說啥?我沒聽清。”
  “我說,你當時臭不要臉的親了人家林溪,還被老師罰站,最后全校都知道了。”董立重復了一遍。
  “不是這句,上一句?”
  “上一句?”董立想了想,隨后道:“洛哥,你忘了你上幼兒園時候的林溪小美女了嗎?”
  “忘了。”
  周洛話音落下,電話那頭聲音戛然而止,董立表情當場僵住。
  片刻后,董立才緩過神來,語氣憤忿道:“我嘞個大艸,老是套路我!”
  ……
  幼兒園距離現在,這個時間實在是太遙遠了,很多記憶早已淡忘,但這個事情,周洛還是有些印象的。
  記得當初因為這個事情,他還特意請林溪吃了五張辣片,才算是化解了這段恩怨。
  起初,說好了兩張辣片親一口,可周洛剛親了一口,她立馬就變卦了,說親一口要五張辣片才行,不然就告老師。
  周洛當然不會被要挾了,作為當年雄性氣息爆棚的小男子漢,他怎么可能屈從于林溪的淫威之下?
  要知道,他將來可是要成為人上人的人。
  所以,最終他被捅到了老師那里,被罰站,被要求哄好林溪。
  無奈之下,他也只能忍痛割愛,再次上交三張辣片。
  就這,那個小魔女還得意洋洋的說,五張辣片親一口,也是看在他是全班最帥的基礎上,要是換做別人,五千張都不讓親。
  “都是價錢沒談妥惹的禍啊。”
  回憶起往事,周洛忍不住苦笑一下:“哎,當年,如果我能控制住寄幾,又怎會少吃了那三張辣片……”
  那可是三張辣片了啊!
  三毛錢說沒就沒了。
  哪怕是如今,一想起那個不守承諾的小魔女,周洛都氣得牙癢癢。
  心疼辣片,也心疼那三毛錢啊……
  本來,這只是兩個小孩子之間的一件瑣事,芝麻綠豆大點。
  可誰料?
  在當年那個“大嘴老師”大肆宣揚之下,被傳的滿城風雨,幼兒園人盡皆知。
  這不?
  隔壁二班的胖子,至今還記得呢!
  “說吧,打電話給我有什么事?”周洛直奔主題的問道。
  “沒事,就是跟你匯報一下,今天我看到你前女友了。”董立說。
  “就這?”周洛問。
  “就這。”電話那頭,董立肯定道。
  “好了,那這個事情我知道了,就這吧,我睡了,掛了。”周洛作勢就要掛電話。
  董立這小子,無事不登三寶殿。
  要是沒事,他才不會給自己打電話呢,就他這尿性,周洛比誰都了解。
  不過,他要是想吊自己胃口,讓自己求著問他,那他還是別做夢了,趁早洗洗睡吧。
  “別掛啊!”
  聽周洛要掛電話,董立急忙喊道。
  “還有事?”
  周洛重新拿起電話,語氣平淡道。
  “是有個事兒。”
  董立吞吞吐吐道。
  “說。”
  “那個,洛哥,你看……你能不能給我報銷個買鎖錢?”董立小聲道。
  “買鎖?”周洛有些莫名其妙:“你買鎖,干毛讓我報銷啊?”
  “不是給我買的。”
  “那是給我買的?”周洛反問道。
  “也不是。”
  “那你讓我報銷個毛啊?”周洛罵了他一句。
  “鎖,的確不是給你買的,但是,它用到了你前女友身上啊。”
  董立言之鑿鑿的解釋道。
  “啥鎖啊,金子做的,林溪缺錢缺到讓你給她買個鎖?”
  周洛也懶得糾正他,林溪不是他前女友的事情了。
  “那倒不是。”董立回應道。
  “那你吃飽了撐得,幫人家買鎖啊?”周洛忍不住噴他一句。
  “不是,你先聽我解釋。”董立說道。
  “好,你說,我聽著。”周洛點頭。
  “今天,我碰巧看到林溪她男朋友,騎著電動車帶她去超市購物了。
  他倆眉來眼去的進入超市后。
  我靠近一看!
  哇,電動車竟然沒上鎖?
  我心想,
  她咋這么粗心大意啊,也不說車子丟了怎么辦。
  我多樂于助人,善解人意啊!
  看在你的面子上,索性就附近買了把鎖,咔嚓,替她鎖上了。”
  “那你給他們留鑰匙了嗎?”周洛插了一句。
  “沒啊。”
  董立語調一下子拔高很多。
  他理直氣壯的說道:“我掏錢買的鎖,憑什么要給他們留鑰匙?”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