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騎士的路 > 第一百三十章:效忠

第一百三十章:效忠

    幾番交談下來,溫莎發現眼前這個光頭騎士外表看起來粗獷,內心其實并不然。
  
      對付聰明人,還是誠懇直接一些比較好。
  
      于是,溫莎選擇單刀直入,闡明了德魯王室的王位繼承人爭奪中的厲害關系。
  
      “所以,你要是不愿意站隊,對王國中樞沒什么興趣,就可以選擇傾向于我這種表態了不參與繼承人爭奪的廢柴公主!”
  
      “如果你想站隊,那么我表態了爭奪王位的十幾位哥哥弟弟中你可得擦亮眼睛,一旦你錯誤的選擇的對象,你的后果不用我多說了吧?”
  
      王位爭奪,真是麻煩,格雷思考了一下開口道,“要是我不站隊呢?”
  
      “除非你覺得自己一定沒有進入資格戰的前三十的實力,否則,你就一定會收到無數橄欖枝,并且在離開王都前必定要選擇一支。”溫莎饒有興趣的看著格雷道。
  
      “公主殿下,我還有一個問題可能有些冒犯。”格雷低頭看著這個五官極為艷麗的公主,她眉目間的侵略性不容忽視。
  
      “你問。”溫莎顯得極有耐心。
  
      “既然你對王位沒有興趣,為什么還要收攏我們這些新晉騎士到您麾下?這樣做不怕引起別的王儲懷疑嗎?”格雷目光平靜。
  
      “不要懷疑,我的確對王位爭奪沒什么興趣,至于我現在所做的,不過是為了將來我被分封為女公爵時,手底下能有幾個人才替我效力罷了。”
  
      格雷大概搞清楚了這名公主的想法。
  
      就算她真的有野心,現在王位爭奪處于初級階段,打上她的標簽應該會少很多麻煩。
  
      資格爭奪戰吸引著將王國的頂尖人才聚集到一起,然后以繼承人們之間的爭奪,將頂尖天才們融入王國中樞,借此保證王國中樞的力量。
  
      僅此一步,就可以看出國王的確很有智慧。
  
      左右都是要選擇,如果進不了前三十,想必就算選擇了效忠對象也沒有什么人關注自己。
  
      于是,格雷聳了聳肩,行了個騎士禮節:“公主殿下,格雷愿盡可能的為您效勞。”
  
      溫莎面露喜色,“格雷,謝謝你的信任,未來德魯最睿智的女公爵絕對不會虧待你的效忠。”
  
      想了想,溫莎掏出了一份名單,“這是這次資格爭奪賽上羅列出來的熱門強力選手,還有簡單的介紹,你可以看一看,對上他們的時候能有準本,我很看好你能夠進入前三十,不過,不能進入前三十也沒問題,你還年輕,有的是機會。”
  
      “多謝公主殿下。”格雷接過這份資料名單,粗略一看,大概羅列出十幾個人。
  
      有出自傳承數千年的圣騎士城堡的天才,也有血脈鍛煉者中出現的天才,更有隱秘騎士家族的后代。
  
      名單上羅列出的一半天才都出自王都,其余則大部分出自圣騎士城堡,像格雷這樣出身歷史不足百年的普通騎士堡的新晉騎士是一個也沒有。
  
      難怪溫莎最后會加上那一句‘你還年輕,有的是機會。’,和名單上的頂級天才比起來,怎么看格雷能夠進入前三十的概率也太小了。
  
      “怎么樣,要不要去見見我的王兄,查爾斯王子,他是王室今年資格爭奪賽的代表,別看我,我只是來湊個熱鬧的,哈哈!”在格雷表示效忠后,溫莎話語間變得更加肆無忌憚了。
  
      這是她在主動拉近和格雷之間的距離。
  
      格雷就算比不上那些底蘊深厚的頂級天才,但十五歲的正式騎士、血脈修煉者,其自身的天賦無疑是強大的,任誰都能看出格雷往后的光輝。
  
      騎士道路順利的話,成為上位騎士也不是不可能。
  
      “不了,我對這些沒什么興趣。”格雷淡淡的拒絕了。
  
      “也好,那你回去找找準備之后的比賽吧,預祝你能取得好成績。”
  
      溫莎一邊說著,一邊又拿出了一個小口袋。
  
      “里邊有三樣東西,是我給我的幕僚們準備的見面禮。”
  
      格雷接過袋子,點點頭:“那我就不客氣了。”
  
      格雷轉身離開演武場,在偌大的王宮里找到比賽位置,比賽當天就可以放心的直接過來了。
  
      目送格雷離開,溫莎心情不錯的返回了查爾斯身邊。
  
      “王兄,你猜猜,剛剛投靠我的新人是誰?”
  
      “羅威爾.羅格?辛普森.雪狼?還是格雷.克里斯蒂安?”
  
      查爾斯說的出三人,都是參賽騎士中,今年的新晉騎士,并且出身相對普通,王都的情報販子們對這三人的評價中上,但因為接觸的并不多,并不敢定下具體實力層次。
  
      這種新晉騎士,雖然不是查爾斯的主要拉攏對象,也是次一級的。
  
      因此這算是被溫莎撿了個便宜,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么。
  
      強力名單上的十二個人,刨除已經站隊了的,查爾斯已經拉攏了大部分,算是不錯的表現了。
  
      “王兄還是這么睿智,是格雷.克里斯蒂安。”溫莎沒有任何隱瞞。
  
      “嗯,十五歲的正式騎士,可以說明騎士天賦很不錯,然后還修煉了血脈鍛煉法,據說是中等巡察使羅德尼傳下去的,不知道這個格雷修煉到了什么層次。”
  
      查爾斯顯然也研究過這次資格賽參賽騎士的資料,關于格雷這種不算出色的騎士的資料信口拈來。
  
      查爾斯話語里,更看重的格雷十五歲成為正式騎士的騎士天賦。
  
      反而對格雷修煉血脈鍛煉法沒有多大的驚奇。
  
      因為,查爾斯自身就是一個血脈鍛煉法的修煉者。
  
      他深知沒有背后的底蘊,每一個初始的血脈鍛煉者,處境都極為艱難。
  
      血脈技能是可以傳承的,一個血脈鍛煉法的騎士家族,往往覺醒的遠古血脈都是同一源頭,每出一個血脈騎士,就代表著家族多出了一道血脈技能......
  
      查爾斯自身,覺醒的正是王族血脈修煉法這一支中的專屬血脈,剛剛完成一次血脈純化,別的血脈修煉者或許還沒有覺醒技能,他就有十數道血脈技能等著他去學習。
  
      “運氣不錯的話,或許可以進前三十,然后前往世界之心。”
  
      “世界意志的‘虛假幻象’試煉,實力不是第一要素,溫莎,你可能得到了一個世界之子的效忠。”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