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逆流之叱咤風云 > 第二百八十九章照做

第二百八十九章照做


  差了許多,所以王哲雖然覺得辛苦,但還是轉頭背著重鐵去了遠處。王哲那么想,但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想,比如這位宋磊大師兄,剛剛段宗主吩咐的時候他就想說話推辭,但看到王哲、楚陽都去照做了,所以他就沒出聲也跟著走了出去,剛走了還沒一百米,他就突然昏倒在了地上,背后的重鐵也是重重落在了地上。王哲驚愕地回頭看了一眼,心里想道:“以宋磊的玄氣量,不會這么早倒下的呀。”小女孩笑道:“你那個宋磊師兄要慘了,連你都能察覺出他還有玄氣,你們這個宗主會察覺不出?你們宗主的這個法子雖笨,但是也算是修煉的一個好方法,好好照他的安排做吧,可別像那個宋磊一樣。”王哲聞言,點了點頭,背著重鐵去了遠處。
  王哲微微放出了一點神念,立馬感知到前面不遠處有一只短耳妖兔,于是放慢了腳步,想輕輕走過去,但是王哲一想放輕腳步,背上的重量就感覺加重了好幾份,腳底下沒有站穩,轟的一聲趴在了地上。王哲趕緊站起身來,又背起重鐵向前方走去,剛剛王哲突然感覺有一道神念從自己身上掃過,看來所有的一切都在段宗主的掌控之內啊。于是王哲更加放心了,他剛剛還有點擔心,萬一玄氣耗盡了,在這兒被妖獸吃了怎么辦,如果有宗主照看的話,那倒可以放開手了。
  于是王哲再次放出了一絲神念,悄悄地去感知周圍,右前方草叢里有一團東西在蠕動,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一條低階的妖蛇,王哲又向那邊悄悄挪去,結果還沒等王哲靠近呢,那東西就又溜走了。
  就這樣,王哲一次次慢慢的感知,又一次次小心的靠近,獵物也一次次的跑掉,不知過了多久,王哲腳步一軟,又趴到了,這次再沒爬起來。遠處的段宗主微微點頭,喃喃道:“王哲,楚陽······這是天要旺我星宗啊。”
  第一天,王哲他們什么都沒捉到,第二天,王哲就捉到了一只短耳妖兔,那只兔子死的可憐,是被背著重鐵,然后昏倒的王哲活活壓死的。第三天,楚陽也開始捉到妖獸了,第五天的時候,段九也加入到了晚上捉妖獸的行列。段宗主總有辦法讓王哲他們完全耗盡玄氣,至于宋磊,段宗主自那天之后就再也沒管過他,只是讓他每天照常跟著,什么時候他趴下了就什么時候讓他歇。這樣強度的鍛煉讓王哲收益頗多,他現在感覺自己的肉體力量比以前提升了好幾個層級,而且玄氣也隱隱感覺要突破到五階了。
  在王哲打算突破的那天夜晚,段宗主向大家說道:“明天我們就進到魔藥谷的范圍了,你們需要隨時保持最好的狀態,以應付接下來的三宗大比。所以明天開始你們的苦修就算是結束了,至于苦修的結果嘛,相信你們自己也心里有數,盡了幾分力,就有幾分收獲。”段宗主突然扭頭向王哲說道:“王哲,我知道你天生神念強大,所以今后由咱倆輪流守夜,你守前半夜,我守后半夜,明天換班。”王哲看著段宗主凝重的眼神,抱拳稱是。段宗主又接著說道:“你放心吧,我是不會讓你白白辛苦的,雖然不知道你的神念為何那么強大,但只要是神念,就用得著這個。”說著,段宗主拿出一小瓶金燦燦的液體交給王哲,說道:“這可是宗門花了大價錢才弄來的養魂涎,聽說是從一種妖獸身上取出來了,用來滋補神念最具神效,拿這個當獎勵,你不吃虧吧。”小女孩從段宗主拿出養魂涎的時候就激動得跳來跳去,不斷地告訴王哲:“答應他,無論讓你做什么都答應他。”王哲聽完段宗主的話后,更加恭敬地抱拳說道:“弟子自當竭盡全力。”
  當夜,王哲看著熟睡中的四人,然后又看看了手里的養魂涎,心里暗嘆道:“真是越來越撲朔離迷了。”如果有神魂窺探的話,就會看到王哲的神念如一張大網一樣從他的身上撒了出去,覆蓋了方圓整整二十里的距離。當然,王哲并沒有盡全力,畢竟,王哲運用玄氣晶片修煉已有四五個月了,要說沒有一點長進,那誰會信呢?
  一夜平安無事。第二天,段宗主還是一早就叫醒了王哲他們四個,說道:“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要踏入魔藥谷了,大家要格外的小心,傳說中這里遍地都是妖獸能夠用得著的藥材,大部分受傷的妖獸都會來這里尋找藥材救命,甚至連魔獸都有可能出現,這兒也因此得名魔藥谷。而我們要提防的不僅僅是妖獸,還有另外兩宗的來人,知道了嗎?”大家都沉聲應是,甚至連多嘴的段九此刻都老老實實地沒有出言。
  一行人在段宗主的帶領下踏入了魔藥谷,剛開始的時候王哲還在用神念探查周圍的環境,但很快發現段宗主的神念探查范圍要比他的大很多,所以王哲也就收回了那份閑心,安安靜靜地跟在段宗主的后面進發了。而因為有段宗主的存在,所以王哲他們一路上沒遇到一只妖獸,不是因為妖獸懼怕段宗主的實力,而是因為他繞開了所有的妖獸,顯然是不想格外生枝。
  日頭偏西,竟然已經到了傍晚。王哲上前剛想詢問段宗主大家是不是該休息了,突然段宗主低聲說道:“全體戒備,有人過來了。”宋磊問道:“是哪個宗派的?”段宗主回答道:“只有五個人,都是女的,看來應該是南玄宮的人。”一聽說是南玄宮的人,大家的警惕性立馬提高。王哲感知了一下,對方確實是直奔他們來了。段宗主說道:“暗中準備好兵器,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先動手。”王哲四人紛紛照做。
  很快,南玄宮一行五人就出現在了眾人眼前。段宗主跟對面領隊那位老嫗顯然認識,看到對方的時候就上前兩步抱拳施禮道:“原來是南玄宮的南副宗主,南副宗主急匆匆地這是要去去哪兒啊?”對面那位老嫗明顯是個暴脾氣,上前一步道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