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浴血逃兵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上山的路!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上山的路!

    平安山上,幾個人的話語聲提醒馮鍔這個頭不能亂點,這中間肯定有什么事情。
  
      這是一個吃人的亂世,一個女人,哪怕她是國色天香,首先要想的絕不是占有,而是怎么逃離這個禍根,會有太多的人,太多的勢力會因為她而頭腦發熱,自己沒有實力守住的東西,干脆就離它遠遠的,這就是馮鍔的生存之道。
  
      “你以為我是什么?金枝玉葉嗎?我只不過是一個土匪頭子罷了!有什么資格當將軍夫人?就憑這張臉?城里漂亮的女人千千萬,她們是什么樣的環境?而我每天面對的又是什么?五年了!都是騙人的,騙人的!”
  
      止云嘶吼著,在進行自我的情緒發泄。
  
      “大掌柜,五年都等過來了,不差這么幾個月了啊!按照那個人說的,最遲年底,這只有半年了啊!再忍忍啊!”
  
      二師兄低著頭,勸解著止云。
  
      “王寧!”
  
      馮鍔現在只敢動嘴了,頭是動都不敢動,大聲的呼喊著。
  
      “營長?”
  
      王寧跑了過來,看著馮鍔,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營長突然之間變的僵硬了。
  
      “我們撤,這里不能呆了,再呆下去要出事。”
  
      馮鍔用手招呼王寧靠近,基本上是在王寧耳邊說的。
  
      “嗯,我馬上讓弟兄們撤。”
  
      王寧點點頭。
  
      “另外,等我走了之后,你讓他們畫一張白虎山的地形圖;除了前后山的兩條路,他們還有沒有隱蔽的,不容易被發現的上山道路,明白嗎?”
  
      馮鍔問道。
  
      “明白了!”王寧似乎也知道自己掀起了一個不好的話題,這個時候再也沒有任何雜音。
  
      “弟兄們,跟著營長撤。”
  
      王寧大喊著,馮鍔迅速轉身,然后頭也不回的下山。
  
      “跑起來,拿出急行軍的速度。”
  
      一下了山,馮鍔像是屁股后面有人追一樣,呼喊著朝著白虎山跑了起來。
  
      “跟上!”
  
      老兵班長大喊著,越過馮鍔在前面奔跑,林子里面現在不安全,土匪、日本人、漢奸什么人都有,一不小心就有人打黑槍,走在前面的人肯定是最危險的。
  
      “呼呼呼……”
  
      馮鍔帶著弟兄們一路狂奔著,很快就看見了白虎山,畢竟兩座山只有一公里多一點的距離。
  
      “停!”
  
      馮鍔舉起手,馮鍔大喊著,慢慢的停了下來。
  
      “營長?”
  
      老兵班長疑惑的看著馮鍔,他不明白剛剛跟被狗攆一樣的馮鍔,現在怎么又停下了?
  
      “我先回無想寺,你帶著這些弟兄,盯著白虎山。”
  
      馮鍔指著眼前的白虎山,交代著班長。
  
      “行,營長,就十多個弟兄,他們去的地方多了,到時候恐怕人手不夠啊!”
  
      老兵班長看著眼前的大山,這山現在知道的就有兩條道,十二個弟兄,還要有流動巡邏的,只要有人下山,那他是怎么都盯不了啊!
  
      “剛剛那幾個矮壯的日本人,你能認出來嗎?”
  
      馮鍔問道。
  
      “差不多,不過他們要是混在其他土匪堆里,那就記不住了!”
  
      老兵班長搖著頭。
  
      “那行,只要有人出來,你拿不準的,就讓弟兄們打黑槍,反正就是堵著他們,不讓他們出來;有投降的,或者去無想寺的,就下了他們的槍,讓一個弟兄集中帶回來。”
  
      “不會讓你堅持太久,我回無想寺之后,會派援兵過來。”
  
      馮鍔交代著班長,然后一個人離開了白虎山,返回無想寺。
  
      平安山上,馮鍔走了之后,大家再也不吵了,土匪們又像一灘爛泥一樣的癱軟在地上,婦人們沒有那么好的命,帶著孩子在滿山尋找著野菜,他們要為自己的肚子掙扎。
  
      王寧沒有直接問止云,而是和二師兄開始攀談,在他的印象中,這個人腦神經比較大,應該更容易說出白虎山的情況,反正現在白虎山也不歸他們了。
  
      “你要干嘛?你們要收拾姓李的?”
  
      二師兄的大嗓門又開始嚎叫,興奮的看著王寧。
  
      二師兄聲音很快就產生了濃烈的化學反應,不只是止云,就連所有的土匪都看了過來。
  
      “不是,就是了解了解,呵呵!”
  
      王寧朝周圍點著頭,他那知道馮鍔怎么想的,他可不敢亂許愿。
  
      “大掌柜?”
  
      二師兄看向止云,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說,白虎山現在李言的手里,可是以后沒準他們還會拿回來,現在把什么都說了,以后自己這些人的命運不是全掌握在馮鍔的手里了?
  
      “如果你們要搞姓李的,算我們一份,我們可以帶你們上山,他們絕對不會發現。”
  
      止云緩慢的說著,可是她很快就失望了,因為王寧除了搖頭,他啥也沒說。
  
      “幫我們報了仇,所有條件你們都可以提,我們辦不到拿命抵都沒關系,也包括我的命。”
  
      止云搖著牙,幾乎是把白虎山所有剩下的人都壓了上去,王寧還是搖頭,并沒有說話。
  
      “哎!二師兄,你過來。”
  
      止云嘆了口氣,讓二師兄走到她身邊,然后兩個人小聲的嘀咕了幾句,二師兄又走了回來。
  
      “在白虎山西南方向,靠著無想寺的一邊,有一條小道,可以上山,不過你們要準備繩子,路非常難走,但是肯定不會被山上的人發現,這條路我們也有一年沒走過了;上山之后是在這里,離白虎廳二百米,從這里……”
  
      二師兄手上拿著一截樹枝,在地上比劃著,說出了上山的另外一條道路,當然,前后山的布防情況也在他的述說之中,仿佛他已經說出了白虎山所有秘密一樣。
  
      王寧仔細的傾聽者二師兄的講解,在不停的點頭中,又自己畫了一遍,二師兄在旁邊不停的更正,直到完全正確之后,王寧站起來抱抱拳,匆匆下山。
  
      “讓所有人開始在這附近找,地主老財在這里呆了那么久,走的又那么急,他們肯定留下了糧食,這些人習慣為自己準備后路。”
  
      王寧剛走,止云就讓弟兄們開始在山頭上尋找,山頂住人的地方,附近的山洞,甚至是一切有過泥土翻動的地方都成為了他們挖掘的對象。
  
      “找到了,這里有兩袋糧食。”
  
      一個土匪欣喜的大喊,他找到了地主留下來的東西,至少今天他們不至于餓肚子了。
  
      “全煮了,讓大家吃飽。”
  
      這里不缺煮飯的鍋灶,婦孺和孩子歡快的開始煮飯,一鍋濃稠的雜糧粥很快就散發著香味。
  
      “二師兄,你帶兩個弟兄,先吃,吃完后,從東面的路上山,盯緊了山上的動靜,如果馮鍔動手,就派人回來通知。“
  
      止云悄聲的說著,看來她并沒有把所有的秘密都公布給王寧,至少她手上還有另外的道路上白虎山。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