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畫堂歸 > 第三百五十五章 誰的主張

第三百五十五章 誰的主張

包氏質問衛宜寧,她才不相信衛宜寧對自己有什么好心。
  
  雖然她沒有真憑實據,但就憑衛宜寧和她皮肉不相干卻來提醒她這一點,就足以說明事有可疑。
  
  再加上衛宜寧平時就從來也不喜歡搬弄是非,若是換做別人,包氏的疑心還不會這么重。
  
  衛宜寧的行為越反常,包氏內心的疑惑也就越深。
  
  她是個心機深沉的人,經歷過的事也多,所以她絕不可能輕易相信衛宜寧。
  
  面對包氏的質問,衛宜寧的態度沒有絲毫變化,她從容地站起身,拿起竹剪來把桌上唯一的一盞燈剔亮。
  
  “夫人你問我的目的是什么,我盡可以講明,”衛宜寧淡淡道:“太夫人把二姐姐和三姐姐都許配了人家,這件事想必您是清楚的。公允來講,這實在算不上是好姻緣,雖然于公府而言,的確能獲得短暫的好處,可惜那兩位姐姐卻如同掉進了火坑。且智勇公府的名頭也會受損,這其實于長久無益處。我想倘若是夫人持家,必然不會如此。兔死狐悲物傷其類,我怕將來自己也難幸免。”
  
  “你是要替那兩個出頭?”包氏問道:“我怎么從來不知道你和她們如此姐妹情深?何況你現在還小呢,遠不到談婚論嫁的年紀,再者,你的親事自然有老太太做主,太夫人想必是不過問的。”
  
  言下之意是衛宜寧說的這個理由她壓根就不信服。
  
  衛宜寧道:“夫人領會差了,我的意思是有人不贊同太夫人的治家之道。”
  
  包氏一聽立刻聽出了其中的意思,低聲問道:“是老太太讓你來的?”
  
  她所說的老太太指的是朱太夫人。
  
  衛宜寧含笑道:“自然是老人家的意思。”
  
  “可老太太---”包氏有些猶疑道:“她去了別業不就表示她不參與這些事嗎?”
  
  “老太太的確是不打算過問的,”衛宜寧道:“只是張太夫人的手段實在讓人看不下去。”
  
  包氏聽了低頭不語,張氏回府以來手段極是凌厲,但未免太不厚道。
  
  這么多年來她們婆媳見面極少,多數時候都是她和朱太夫人相處。
  
  按理說應該是她和張氏的關系更親近,可衛長安一死,她們之間的最根本的東西就不存在了。
  
  包氏原本以為礙于自己這么多年辛苦持家,張氏應該會給自己留有一席之地,可是卻又出了張氏被人下毒的事,自己無法自證清白。
  
  倒是朱太夫人,對這府里的人和事還算公平。
  
  “夫人,太夫人中毒你可知道是誰所為?”衛宜寧問包氏。
  
  “我不知道。”包氏說的斬釘截鐵:“那天太夫人忽然身體不適,老爺當即命人去請了郎中來,我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就被關了起來,國媽媽她們也都被帶了出去。此后太夫人稍稍好轉,就把我和何姨娘等人都叫過去問話。”
  
  “這番問話可有結果?”衛宜寧問道。
  
  包氏苦笑:“先是各打五十大板,并沒審出真兇,誰想宓兒耐不住,擅自對何姨娘動了手。”
  
  不是說到這里便不再往下說了,之后的事情衛宜寧也知道,衛宜宓被送去出家而自己被軟禁在這里。
  
  “夫人,你有沒有想過,這件事自始至終是給你設的一個圈套?”衛宜寧問包氏。
  
  “你有證據?”包氏問衛宜寧:“我當然知道這件事情不簡單,別人不相信我的清白,我自己是知道的。”
  
  “太夫人中毒的細節,想必你也知道一二。”衛宜寧道:“那裝藥的瓷瓶被人動了手腳,這人心思縝密手段也算高明,因為糯米糊相隔,使得下毒的時間不確定,如此一來就使得很多人都有嫌疑。”
  
  “你說的沒錯,這些我也都想到了。”包氏道:“可從出事開始我就不自由了,很多事情沒法查。”
  
  “這件事看似很多人都有下手的理由,但每一個人也都有可能是清白的。”衛宜寧道:“端看最后誰的結局最慘,如果這人不是元兇,必定就是被陷害的人。”
  
  “那你可知道究竟是誰要害我?”包氏問。
  
  “夫人您覺得是誰?”衛宜寧不答反問。
  
  “我也曾想過這府里最有可能的是何姨娘,但如果真是他這也未免太冒險了。太夫人是她的靠山,何紫云不太可能自毀長城,又何況這件事若是漏了底,太夫人第一個饒不了她,為了扳倒我而冒這么大的風險其實是犯不上的。”包氏幽幽道:“只要她稍微有點兒耐心等肚子里的孩子生出來,她的年紀又比我小那么多,只要老爺給她做主,早晚會取而代之。”
  
  “夫人料的一點兒也不差。”衛宜寧道:“那么除了何姨娘,這府里還有誰視你為眼中釘非出去不可呢?”
  
  包氏又忍不住苦笑了,這府里看她不順眼的多了去了。比如衛宗鏞,比如那對雙生女,還有那幾位姨太太,甚至如果衛宜寧知道自己對她父母兄弟做的事,也一定會恨不得自己死。
  
  “夫人無論你想到多少人,也要想一想這些人就算有這個心思,又是否能夠做到不動聲色給太夫人下藥呢?”衛宜寧提醒道:“況且就算有的人能做到也不會去做。”
  
  包氏暗暗點頭,衛寧說的很有道理,比如衛宗鏞和何紫云都可以做到,但這兩個人卻不太可能下手。
  
  至于其他人則沒有機會,因為張氏跟前伺候的就那么幾個人,都是跟了她幾十年的老人,張氏為人多疑性狠,處處都要防著有人害她。
  
  所以回府之后,府里的仆人們輕易不能到張氏屋子里去,更別說接近她放藥的地方了。
  
  “夫人,答案已經很明顯了。”衛宜寧道:“國媽媽當初護主心切口不擇言埋下了禍根,你又失了勢,變成了無用之人。公爵府元氣大傷,須得盡快重振旗鼓,勢必要大破大立。你自然變得礙事了,既然如此當然要當機立斷把你踢到一邊去。”
  
  “你的意思是這是太夫人一手安排的?”包氏瞪大了眼睛。
  
  衛宜寧點頭。
  
  “不對,”包氏否認道:“太夫人如果安心要除掉我,又為什么只是軟禁?她不過是為了安撫事態,不想家丑外揚而已。”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