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神魔笑球道 > 第526章賭場一游

第526章賭場一游

    羅小見以疼愛的目光望了眼四花妹妹后,踱步走了過來,“叫您聲叔叔是尊重您,但欺負小孩嘛..嘖…嘖..”
  
      沐喜扯嘴冷笑了下,“羅小見,華夏運動員中的驕傲,說起來……我很欣賞你,不過,這嘴欠的小丫頭是你家人?那你該好好管教一下才是,免得往后給家里起禍。”
  
      小見帶著不以為然的淡笑道:“要打要罵那是我家的事,還輪不到您操心,我也好言相勸一句,管好自己的手,別老用來欺負孩子。”
  
      沐喜雙目一瞇,貌似動了火:“牙尖嘴利。”
  
      小見面帶嘲色:“我不但嘴利索,拳頭也很硬。”
  
      “坐井觀天,年輕人太狂妄可不是好事。”
  
      “呵…您如果看過我以往的采訪,就該知道我有狂妄的本錢。”
  
      兩人邊說邊在靠近,忽然,齊向前急跨一步,同時動了,右拳出…
  
      “碰..”聲悶響,二人電閃般對了一拳。
  
      沐喜身形一晃,小見退了半步,從比拼結果看,小見力道上遜了一分,兩人收拳,甩動了下發疼的手指。
  
      此刻,包括沐喜在內,也是被蒙在鼓里的,皆以為這是羅小見真實力量,暗哂小伙子名氣大而已,其實小見僅使了七分力,單從拳力上說,沐喜大約只有自己七分半的勁道,尚不及練拳數十年的拳王。
  
      沐喜眸光收縮:“不錯,有點力道。”
  
      羅小見略施演技,眉頭快速皺了下后又展開,“你也不賴,不過比起霍利來還差了點。”
  
      隱含嘲諷,沐喜臉帶慍怒,踏步就待再上…
  
      小見也一副好整以暇準備接敵之姿…
  
      “干嘛呢?”餐廳門口,斗爺吳畏喘著氣的跑了進來。
  
      斗爺沖到二人中間叉著腰,氣極之樣:“無組織無紀律,同隊人居然斗毆,都回座位去。”
  
      羅小見瞄了眼斗爺,噓了個口哨,以不在乎的樣子,甩開八爺步回了座,沐喜也哼了聲轉身去重新打菜。
  
      斗爺偏頭左右監視二人分開,吳畏氣咻咻道:“不像話,再有下次驅逐出隊。”
  
      戲畢,一臺好戲不能太露骨,淺嘗輒止為佳,自有他人暗地腦補品評。
  
      交手雖只一瞬,也無招無式,但眾多代表隊員、餐廳工作人員、少量在此酒店蹲點的記者和博彩公司人士已從中領略到不少信息。
  
      這個沐喜在力量上應是高于羅小見一籌,然而羅小見并不輸陣,暗示對方不如拳王,他拾掇得下。
  
      但,資料上看,沐喜是個軍旅武者,可不僅僅只會傻出拳,擒拿搏擊刺殺必都精通,論打斗方式的多樣性,其在拳王之上,羅小見不一定弄得過吧?
  
      消息很快散發了出去,小見下的套慢慢開始發酵。
  
      博彩界當然不會因此就立即推翻事先對各選手的評估,他們很快有留意到這二人有可能次輪相逢,這?太巧合了吧,會不會有弊情?
  
      各大博彩公司可不是冤大頭,馬上著手查證雙方有無預先交集。
  
      只是,打死他們也未猜到,向來極重節操的大華體育官方國字頭人員,竟在這事上摻了一腿,以致暗查了一番后,結論是并未發現疑點。
  
      暫作罷,若二人皆首勝再斟酌雙方實力對比。
  
      (望在看的人族朋友至起……點支持下,謝謝!)
  
      ..
  
      知情的只有二島女,老覃是不論道理極護短之人,依老賣老嚷著呆會要去沐喜處耍死皮,為四花討公道,他難不成還敢動我老人家,老子就地一躺,現場給他來個腦溢血。
  
      小見忙勸住,可別壞了我計劃。
  
      艷子為人頗為公允:“他推四花是不對,不過三花,你嘴上怎么沒把門的,以后別像個小潑婦一樣亂發瘋。”
  
      蔣維點點頭,“艷子姐說得對,三花,要學會修口德,四花你也別動不動就那么莽。”
  
      三四花扮乖:“曉得了嫂子。”
  
      蔣維:…..
  
      千山惠慶子咬牙不樂…
  
      小見心懷大慰,倆妹妹小時候的棒棒糖沒白買呀,進化成了泡嫂助攻神器。
  
      ..
  
      晚間,費用中包含了酒店的表演秀,大部分人都來觀摩了一番,雜技馬戲魔術,華人們看得樂呵呵。
  
      另一部分人,有好清靜的便早睡、打坐、看書看電視等等。
  
      還有些人好聲色,到夜總會看鋼管舞啥的,米國不流行坐臺,代表隊中也有些人員有倆糟錢兒,懷著為華爭光的心思叫了‘房間服務’。
  
      對于這種,斗爺等人也不好勸止,終歸這個隊伍它不正規,魚龍混雜,能統一行止已算燒了高香。
  
      看完表演,眾人興致仍高,既然來到賭城,不見識下賭場怎么行。
  
      頂層樓廳,一大群人看到了港賭片中的場景,光是各類電子賭博機就占了千多平方,這在維加斯實則只算門檻級。
  
      整層樓的賭博花樣琳瑯滿目,賭臺后的荷官彬彬有禮,眾人如劉姥姥進了大觀園。
  
      場內生意并不好,僅幾十個住店客人在玩。
  
      身入賭場,不玩兩把好像有點說不過去,一些人去換了點籌碼,打算小玩玩。
  
      但大部分的人…
  
      只能干看,實是絕大多數人來自民間,沒幾個生活真正奔了小康的,兜里沒帶多少錢,幸好這家酒店可能因業務不好吧,并未規定換籌入場,要不然許多人連門兒都進不了。
  
      干看,好多人其實也看不懂,如今大華網絡尚未普及到家,賭場中很多玩法一般人了解得不多。
  
      近二百人在場內東瞧西瞅,真正換了籌碼的卻只十幾個,賭場經理和荷官們臉上在笑,心中在鄙。
  
      尼瑪,有點拿臉啊!
  
      都是同胞,豈能讓大家在此現眼,不能墮了華夏名頭,小見是舍財重義的性子,換了一千多美元籌碼,同胞們,多的咱請不起,每人來幾個籌碼樂樂。
  
      世界冠軍開官,大家倒不矯情,心懷吃大戶的心思,笑著道個謝然后各自研究著該玩啥。
  
      一人就幾美元面值籌碼,能玩啥,也就只能樂樂,要續牌的撲克類,你幾個籌碼根本沒資格參予,玩下可單籌下注的輪盤、骰子這些,要不別人桌邊買下莊閑或去砸下老虎機。
  
      大華人眾中,有許多人來自小地方,歌舞升平和財色賭博在今夜迷花了雙眼。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魔笑球道》,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