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都市狂尊 > 第四百八十一章 談判

第四百八十一章 談判

        
          此番戰斗蕭石可謂是酣暢淋漓,雖然徐子洪多少有些根基不穩,但這并不妨礙給他喂招,特別是最后雙方的斗法過程,讓蕭石著實見識到了什么叫做凌厲!
          有了古河劍,蕭石的戰斗力可謂是極限飆升!
          “蕭大師,你還真是...”翁言才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蕭石了,只能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我的劍還需要磨礪!”蕭石喃喃自語一句,隨后跟著翁言才緩步離開。
          孫立行已經將剛才發生的事情都看在了眼中,這讓他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我滴個乖乖,原本都夠變態了,現在有了古劍的加成,估計這一次石寬都得小心翼翼了吧!”
          想到這個,孫立行的眉宇之間閃過一抹戲謔之色。
          術格大會依舊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蕭石的戰斗雖然有些看點,但在整個比斗之中根本算不得什么,故而關注度并不是很高。
          下午的時候,蕭石再度迎來了自己的對手。
          不過這一次的對手稀松平常,甚至于蕭石的長劍剛出鞘,凌厲之氣就直接將對方給擊落了擂臺,讓蕭石根本就沒有體會到戰斗的感覺就結束了。
          真個過程只能由一個字形容,快!
          按照慣例,林子棟主持了今天晚上的例會。
          可能是習慣了蕭石經常不在的習慣,林子棟陰沉著臉看著下方,其他跟隨而來的省城修煉者一個個羞愧的別過了頭。
          “大家已經盡過最大的努力了!我不會怪大家的!”林子棟先將基調定下來,一方面是給他們找一個臺階下,另一方面也是給自己一個臺階下。
          聽到林子棟的話,大家悄然松了一口氣,隨后一臉抱怨的說道:“都怪那個蕭石,否則有李道友在的話,我們豈能這么沒有面子?”
          “就是!無組織無紀律也就罷了,竟然阻擋我們的路,簡直無恥至極!”
          “啪!”房門驟然被推開。
          林子棟一臉不滿的抬頭看去,只見蕭石面色冷峻的走了進來,環視一周的同時,其他人都下意識的避開了他的目光,不敢與他對視。
          “怎么沒人說話了?剛才不是說的很歡暢的么?”蕭石冷笑一聲。
          林子棟當然知道蕭石的成績如何,但他只歸罪于蕭石的運氣比較好,碰到的人實力都比較弱,否則他哪能繼續在自己的面前叫囂?
          翁言才一臉笑意的走了進來,對于林子棟惱怒的目光視而不見。
          說實話,今天他本不想來的,但沒想到一想對這種事情比較冷處理的蕭石竟然主動提了出來,故而他才出現在了這里。
          但不得不說,這種打臉的感覺真的是太爽了!想當初林子棟對于是怎么處理的,那叫一個冷俊,但現在呢?看著林子棟如同黑鍋底的臉龐,他就有一種揚天大笑的沖動。
          “蕭石!你別欺人太甚!”終于有人面子上掛不住,拍著桌子站了起來怒喝一聲。
          “剛才就是你說我壞話最多吧!”蕭石冷冷的掃視他一眼,而后一直空氣大手憑空出現在了他的身體后方,直接將他如同拎小雞一般拎了起來!
          “蕭石!你太過分了!”林子棟惱怒的大吼一聲,隨后一揮手,土黃色的光芒直奔蕭石凝結出來的空氣大手打過去。
          但他的土黃色光芒竟然沒有發揮出任何作用!打在空氣大手上之后,竟然在一陣流光之后就徹底消失不見!
          這一幕讓林子棟面色極為錯愕:“這不可能!”
          “林大會長!”蕭石的眼睛瞇了起來:“我今天來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我和翁會長提出來的交易,據說您有些不同意?是有這回事吧!”
          “哼!翁言才為了一己之私竟然做出那種承諾,我這個當會長的自然不能同意!”雖然驚異于蕭石的實力,但林子棟卻沒有絲毫退讓的想法。
          “是么?”蕭石看了翁言才一眼,在看到他臉上的苦笑是不由得搖了搖頭:“看來林會長并沒有搞清楚形式啊!”
          說完他掃視了其他修士一眼:“你們現在可以滾出去了!”
          “你!”
          這么說大家在省城之內也是有著一定名號的人,那曾被人這么呵斥過?可現在形勢比人強,以蕭石的實力,這么對待他們似乎也沒什么不妥,只是他們還沒有轉變好自己的心態而已。
          深吸一口氣,眾人還是妥協了,一個個蔫頭耷拉腦的走了出去。
          “林會長,現在清凈了許多,不如我們好好談談如何?”蕭石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記憶金屬。
          古河劍因為曾經受過斷裂之傷,雖然最后機緣巧合被人以大能之術錘煉過,但依舊有著無法彌補的傷痕,恰好記憶金屬就是修復這道傷痕的材料之一,也是最為好尋得的材料。
          為了古河劍的恢復,蕭石才不得不趕過來和他林子棟談判。
          “談談?”林子棟的臉上閃過一抹諷刺的笑意:“有什么好談的?你不是特意過來看我笑話的么?現在沒人了,那還能顯露出你的威風?”
          從這句話中就不難聽出林子棟對蕭石的怨恨之意,但蕭石就如同沒有聽到一般,自顧自的開口說道:“青城古武者協會,郭子明!”
          聽到蕭石說出來的人名,林子棟的瞳孔猛然一縮,隨后長舒一口氣:“說說看你的想法!”
          這的確是林子棟的軟肋,這一次他帶來的人幾乎全軍覆沒,現在只剩下了一個實力深不可測的蕭石,如果他就這么灰溜溜的離開,到時候郭子明指不定會怎么嘲笑與他!這讓他如何能夠忍受?
          雙方也是老對頭了,就這么被郭子明壓一頭,他心中豈能服氣?雖然蕭石對他并不是很友好,但無論怎么說,大家都來自于省城,多少還是有些共同語言的。
          “我可以保證青城山的人全軍覆沒!這個條件夠么?”
          林子棟的瞳孔猛然一縮:“蕭石,我知道你有些實力,但這里可不是你說大話的地方!郭子明我雖然討厭,但不得不承認的是他們的確很強!”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