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反套路救世指南 > 第539章 木偶學舌

第539章 木偶學舌

    凌隊長形容事物向來是角度清奇的,她之所以說木乃伊,并非因為底下那些東西是綁著長布條的活尸,而是僅僅由于那些動起來萬分詭異的假人,是木頭做的。
  
      “木偶。”洛曉提出了一個更貼切的詞匯。
  
      這個房間本就很大,塌陷之后便留下了一個巨大的豁口,深坑里的假人數量很多,但造型卻一點也不仿真,一看就不像是打算向人類形象靠攏的設計,倒反而讓人覺得莫名些有瘆得慌。
  
      它們的動作不像木偶那么遲鈍,關節靈活度與真人無異,但偶爾也有一兩只油上得不夠的,做大動作時會嗡一聲澀人耳朵。
  
      “木偶你這么一說,我想起好多鬼片噢。”凌央縮了縮脖子,打量了一下房內目前的構造。塌陷范圍很大,除開門口和電光照不到的房間深處,其余的地方全都沒有落腳之處了。
  
      鬼片?洛曉整個身子縮了一下,她也想起了幾部有關木偶的恐怖片。
  
      “他們應該上不來吧?”她注意到了有些假人正準備往上攀爬。雖然如此,但它們互相之間會妨礙彼此,比如這邊抬手卡住了那邊的頭,或者那邊彎腰夾住了這邊的腿。
  
      這么看來,它們只是具備了人的構造而已,卻沒有往仿生的方向走,是獨立的個體,并不能做到感知周圍。
  
      可雖說一看就不是人,這些木偶卻不倫不類地使用著人的肢體語言活動,這讓它們的觀感更加的詭異。
  
      特別是,這些東西的臉上還都帶著笑容。
  
      “呃呃呃。”凌央沒有回答,只是拉長了尾音表示嫌惡。
  
      洛曉也覺得腳下的東西很瘆人,下意識往后縮了一步,被凌央一把拉住,“別動,我這塊地特別小。”
  
      她維持的空中結界只有不到一平方米的面積,所以容不得洛曉后退半步。
  
      底下的木頭人不會說話,但動靜一點也不小,有些爬了好一段高度,卻被不小心一攔,砸落回去,有的手腳卡進了縫隙,拔不出來,一直在原位重復著動作。
  
      它們大多是原木色沒有裝飾的,但也有幾具是帶著彩色油漆繪圖的,凌央暫時沒有區分出這些木偶功能上的差別。
  
      她陷入了苦思,這個房間的通過方式到底是什么,是消滅所有的木偶,或者是讓它們全數上來,亦或者,出口在坑里,這都是可能的。
  
      萬俟皇陵從來不給規則,這才是要命的地方。
  
      凌央不想又退到門外去,所以選擇前進,去里頭看看,就算沒有出口,也該有一個可以站著的位置。
  
      “那那那”洛曉輕聲示意左側有一只木偶就快要攀上來,因為塌陷范圍占據了好大一片地面,那只假人能夠上的邊緣在門口的位置。
  
      “讓它上來看看,我想知道它能不能出去。”凌央一邊繼續規劃著轉移的操作,一邊等著那只木偶往上挪。
  
      它那個位置沒有別的假人在側,爬得還挺利索,凌央把光對過去,打量起這木頭人的構造。
  
      主體部分是由木頭互相榫接而成的,這倒是剛才就看出來了,但關節部分居然是閃著金屬光澤的銅制零件,怪不得能夠靈活運作。
  
      木偶的整個外形看起來磨損不大,也就是說,沒什么人碰過它們。不過,是沒什么人來到這一個房間,還是說,要出去不需要對付這些假人?
  
      凌央晃晃腦袋,阻止自己再次陷入沒用的猜測里。
  
      她把視線收回來,扭頭看向房間深處。空間結界耗能低,卻很復雜,凌央考慮再三后,選了一個相對妥當的方式實現移動。
  
      首先,當然是要繼續維持自己腳下的這塊透明的踏板,這里距離原先的地面只有半米,但目前來看還算安全。
  
      其次,由于看不到房間深處是什么構造,凌央只能挑一個目所能及懸空之地,也放上一塊透明的結界作為支點。
  
      最后,當然就是打開一個空間,好讓自己帶著洛曉穿過去踩到第二塊踏板上。
  
      呼,她舒了口氣,跟洛曉簡單說明后,開始了自己的操作。
  
      平常若要同時維持三個多重編織,還是在周圍充滿未知的情況下,就算是凌央,也是萬萬不可能的。但這塊永晝碎片確實幫了大忙,讓這一切安排起來頗為簡單,要不是隊友的情況太不樂觀,凌央差點都要開始得意忘形了。
  
      “小心,站住后也一樣,不能進退。”凌央把洛曉扶過來,然后解除了手頭的兩份編織,只留下腳下踩的這一塊空間。
  
      她們現在依然位于塌陷的人偶坑之上,但離門口已經挺遠了。若這里的面積可以按照第二層中同一個方位的鬼哭之屋來算,差不多再轉移同樣的距離后,就能到屋里的最深處了。
  
      但那一面根本沒有門,凌央收回手電筒,又再一次把光打回了門口的位置。
  
      剛才那一只認真爬坑的假人已經快要登頂了,凌央示意洛曉注意一下,自己則往下看,想找找下方有什么提示。
  
      “你說,老洛跟你講過很多奇奇怪怪的設想,你能不能想起來一兩件?”凌央突然開口,惹得洛曉回頭看了對方一眼,卻發現她根本沒有看著自己,只是在認真端詳著腳下的假人。
  
      洛曉十分佩服,雖然大家的職業有別,凌央確實應該更勇敢,但洛曉也算是個膽大的女孩了,卻沒辦法做到像凌央這樣,盯著那些眼神空洞,笑容詭異的木偶面不改色。
  
      “我現在想一想。”洛曉不敢給否定回答,還多解釋了一句,“他之前的筆記,除了留在基地的那些,余下的都在霧城的島上,我確實帶走了幾本。”
  
      “然后你沒看過。”凌央懶懶地回應。
  
      “我根本沒有時間看。”洛曉自碰上八六一之后,過的都是跌宕起伏的日子。
  
      凌央點頭,抬起眼來,正好看到那只出了坑的木偶撞在了門口的無形阻隔上,“啊,出不去。”
  
      她話音剛落,門口的木偶居然學了一句話。
  
      “啊,出不去。”
  
      就在凌央和洛曉同時不自主地顫了一下后,居然還有第四把聲音響了起來。
  
      “什么東西?人嗎?唉唉唉是人是鬼啊?”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