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呆萌小狐妃 > 第一百零四章 紫魅驚現

第一百零四章 紫魅驚現

    他們已經被風刮到了一個駭人的高度,因為絕剎,他們四個才沒有被吹散。
  
      就在他們即將被猙獰的大嘴吞沒的時候,龍卷風的聲音倏地消失,打在身上的沙子也都不見了。
  
      靜了一瞬,云小千疑惑的‘吱吱’了兩聲,絕剎緩緩睜開眼睛,就與黑泫的貓瞳對上。
  
      “玄王?”
  
      他坐起身在四周掃了掃,發現將天地連在一起的渦旋被一層一戳即破的泡泡給擋住了,而他們如今與渦旋近在咫尺。
  
      黑泫的臉色蒼白如紙,就連紅潤的唇瓣都沒了血色。
  
      用天眼找到他們后,黑泫將速度提到了極致,堪堪在龍卷風將絕剎卷進去的時候將人救下。
  
      他的靈力不足一半,又與沖撞力極強的龍卷風對上,氣息一陣紊亂,吐出了一小口鮮血。
  
      不過還好,他們幾個沒事。
  
      但是該見的人沒見到,黑泫急了,忙追問云子衿的下落,
  
      “喂,怎么只有你們幾個,阿云呢?”
  
      絕剎神色凝重,不自然的望了黑泫一眼,淡淡說道,“云姑娘被奇怪的結界給封住了,我根本無法靠近她。不過,那個結界很堅固,想必云姑娘也不會出什么事吧。”
  
      其實絕剎也有些不確定,誰知道那結界是不是不定時的,要是他們走了,結界反而消失可如何是好。
  
      黑泫氣的恨不得把絕剎掄成棒槌,你不是宮無邪派來照顧云子衿的么,就是這么照顧的?
  
      真的是好‘貼心’啊!
  
      黑泫恨恨的瞪了絕剎一眼,轉身就從泡泡里一躍而下。
  
      做下落運動的黑泫被狂風吹的齜牙咧嘴,長袍更是吹的獵獵作響,額前的劉海被風吹起,露出了秀氣好看的美人尖。
  
      落地后,黑泫頂著颶風艱難的尋找云子衿。
  
      巨大的龍卷風不甘心的在這里停留著,導致能見度更低了。
  
      黑泫無法,只能強行再開一次天眼。
  
      他低咒一聲,“真是上輩子欠你的!”
  
      天眼一開,黑泫輕車熟路的將目標定在這片區域,終于在龍卷風的中央找到了依舊沉睡的云子衿。
  
      黑泫氣的直跳腳,“蠢貨!這種情況你還睡的下去?就算突破你就不能找個安全的地方再突破嗎?!”
  
      罵完,他無奈的彎下腰,認命的闖進龍卷風中心。
  
      而當他走到云子衿身邊,看到云子衿的真實容顏后,驚呆了!
  
      黑泫甚至忘記了他身在何處,一雙貓瞳瞪得大大的,煞是可笑。
  
      銀白色的發,眉間的朱砂,無一不說明這才是云子衿真實的面貌。
  
      “所以呢?以前的那張臉,是假的?”黑泫語氣很輕,眼中溢出哀傷。
  
      為何在一起這么久,你都不告訴我呢?
  
      我就…如此不得你信任么…
  
      黑泫垂下頭,低低笑出聲。
  
      他踉蹌著撲倒在地,口中的鮮血像不要錢似的拼命往出流。
  
      “咳…咳咳…阿云,你是不是從來都沒有愛過我?”
  
      男兒有淚不輕彈,但黑泫的眼中卻有晶瑩蔓延了整顆眼珠。
  
      呼嘯的風聲漸漸小了,沒有占到便宜的龍卷風不甘的離去,繼續去其他地方興風作浪。
  
      飄在上空的絕剎俯視著突然跪下的黑泫,心里一個咯噔。
  
      是不是云子衿出什么事了?
  
      他一慌,拍著泡泡大聲喊,“王爺,請放卑職下來!”
  
      充耳不聞的黑泫淚眼朦朧的望著恍若九天玄女的云子衿,心中的苦痛快要將他整個人淹沒。
  
      “阿云啊…咳咳咳…”
  
      如果有一天你愛上了別人,我是應該灑脫的放手,還是抵死糾纏?
  
      阿云,你能告訴我嗎?
  
      *
  
      睡的噴香的云子衿不知做了什么好夢,吧唧了兩下嘴,還舔了舔嘴角。
  
      紫魅從空間里飄了出來,木木的瞅著云子衿嘴角一大串哈喇子。
  
      哼!她叔她嬸都忍了,但是它忍不了!
  
      紫魅不知從哪個犄角旮旯里扒拉出一個擴聲筒,搭在嘴邊就是一通河東獅吼,
  
      “開飯了!不吃就沒了!!可樂雞翅只剩一塊了!!!”
  
      前兩句某人還沒什么動靜,直到最后一句紫魅的話音剛落,云子衿的兩只招子‘蹭’的發出綠光,“雞翅在哪?!”
  
      “在你老媽的廚房里呢。”紫魅幽幽的飛到云子衿身邊,面無表情的說道。
  
      但是它忘了扔掉擴聲筒,高分貝的聲音刺的云子衿耳朵里嗡嗡作響,眼睛都有一瞬的失明。
  
      “我@#&*%”
  
      被嚇的差點兒心肌梗塞,云子衿氣不打一處來,嘰里咕嚕就是一連串的國罵。
  
      但是她的耳朵里只剩下耳鳴,根本聽不見自己說了什么。
  
      做了‘好事’的紫魅心虛的將擴聲筒一扔,調出它那迷之機械手在云子衿后腦勺狠狠一拍。
  
      眼冒金星的云子衿搖了搖腦袋,暫時失聰的耳朵也恢復了通暢。
  
      “我圈圈你個叉叉!是誰!是誰偷襲你姑奶奶?!”
  
      云子衿的怒火爆表,眼中竄起火苗,有種要將眼前的一切全都毀滅的氣勢。
  
      “姑奶奶,是我。”紫魅弱弱的回答。
  
      “你誰…”
  
      云子衿猛的一轉頭,就看到了飄在她面前的小人兒。
  
      她啞著嗓子不可思議的問,“紫…紫魅?”
  
      紫魅抿唇靦腆一笑,回答,“是我。”
  
      “真的是你?!”云子衿站起身,緊張的雙手都不知該往哪放了。
  
      她沒想到,長眠不醒的紫魅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紫魅眉眼彎彎的回答道,“姑奶奶,我回來了。”
  
      “嗚…嗚嗚嗚嗚…”
  
      云子衿哭了,撕心裂肺的哭聲里有慶幸,也有愧疚。
  
      是她太自私,明知道紫魅也不是故意的,卻還是口不擇言的逼迫它,最后逼得它不得不陷入沉睡。
  
      紫魅看著哭的眼淚鼻涕滿臉的云子衿,眼中閃過溫柔。
  
      這人,它沒白救。
  
      “姑奶奶,我時間不多了,你且聽我說。”
  
      哭的一噎一噎的云子衿用長袖捂著下半面臉,紅通通的雙眸委屈巴巴的瞅著紫魅。
  
      “額……”這樣的云子衿,紫魅突然說不出話來了。
  
      是它沒考慮周全,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世界,沒有了它,云子衿孤身一人會有多迷茫可想而知。
  
      不過欣慰的是,她做的不錯。才短短幾年,就已經修煉到神游期了。
  
      紫魅滿意的點了點頭,看著云子衿的眼神更加溫柔。
  
      “姑奶奶,我今天說的話,你一定要一字不差的記下。”紫魅鄭重的提醒道。
  
      云子衿哭的打著嗝,但她還是聽話的點點頭,示意她會聽。
  
      “其實我并沒有好,這只是我留下的一縷精魂而已。”
  
      眼看著云子衿又要雨水泛濫,紫魅豎起食指放在嘴邊,云子衿硬生生的把眼淚又憋了回去。
  
      “我就怕在這個時候我醒不過來,所以才留下了這縷精魄。”
  
      “突破神游期,不僅僅需要置之死地而后生,更重要的是你要在這之后服用一顆破階丹。丹藥閣樓里都有,等會兒你找著服下,就能從幻境里出去了。”
  
      幻境?
  
      云子衿眨了眨腫成魚泡的雙眼,疑惑的問道,“這里不是我的識海嗎?”
  
      我的傻姑娘唉~
  
      紫魅無奈的抹了一把臉,沒好氣的說道,“你見過誰的識海長這樣?”
  
      云子衿還是一臉懵逼,紅潤的小嘴微張,有種引人犯罪的美好。
  
      唉~~紫魅不知是第幾次嘆氣了。
  
      它發現,只要和這姑奶奶在一起,它就有數不盡的氣要嘆。
  
      “你如今是突破神游期的重要階段,幻境就是對你的考驗。你雖悟到了,但就是缺了最不起眼的一環而已。”
  
      云子衿做恍然大悟狀,求知欲滿滿的臉上明顯還有問題要問啊這是。
  
      為了避免之后云子衿找它算將她的智商扔在地上摩擦的賬,紫魅聰明的轉移了話題。
  
      “我想告訴你的是:九尾天狐修煉到最后時,會出現心魔。如果被心魔占據神魂,后果將不堪設想。”
  
      云子衿抽了抽嘴角,真想撂挑子不干了。
  
      這都什么呀,事真tm多!
  
      “我的雜念太多,估計很容易就被那勞什子心魔給leng死。”云子衿撇了撇嘴,破罐破摔的說道。
  
      紫魅簡直給這位姑奶奶跪了,弄死你都是小事好吧。
  
      “你可千萬別拿我說的當玩笑話,如果被心魔奪舍,死都算是輕的。最可怕的是,心魔會用你的身體胡作非為,將整個天機乃至北斗大陸,攪得天翻地覆!”紫魅神色凝重的說道。
  
      云子衿一呆,無意識的吞了吞口水。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她的罪過可就大了。
  
      “那…那我要怎么做?”
  
      雖然這里不是她的家鄉,但是這里有她的愛人,有她的朋友。
  
      她可不想因為自己的吊兒郎當毀了他們。
  
      紫魅松了口氣,這位姑奶奶雖然是坨爛泥,但至少能扶上墻。
  
      云子衿:emm…你才是爛泥!你全家都是爛泥!
  
      “這就需要你去鬼域一趟了,鬼域的域主曾經找到了一塊很大的千年寒玉。因為鬼域域主追求長生之道,便將千年寒玉打造成了床。這張千年寒玉床正好能壓制住心魔。”
  
      把古董弄成了床?
  
      云子衿咂咂舌,這波炫富很強勢。
  
      “那鬼域在哪兒?”
  
      “這個問題…”問得好。
  
      可問題是它也不知道在哪。
  
      透明的小人攤了攤手,抱歉的說道,“我也不知道。”
  
      “不過,等你修煉到淬體中期的時候,開天眼找吧,那樣會快一些。”紫魅給云子衿想了一個絕妙的好辦法。
  
      天眼…
  
      云子衿莫名想起了二郎神。
  
      “也只能這樣了。”
  
      “嗯。那,我就先走了。”紫魅揮了揮手向云子衿告別,虛虛的小身體從腳尖開始化成點點星光。
  
      “嗚嗚嗚…你別走好不好?”
  
      情緒剛平靜下來的云子衿又開始大哭,委屈的跟個巨嬰似的。
  
      “抱歉,阿衿。精魄的任務完成,就得消失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我相信你一定會順利飛升,平安回家的。”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